朋友聽到我去過摩洛哥,都很驚訝,玩到那麼遠的非洲去;聽到我一個人去,更是眼珠子快掉下來,妳一個女生,不怕喔?為什麼我會一個人去摩洛哥?絕對不是我勇氣異於常人,或是想標新立異來個「單身女子勇闖摩洛哥」,這一切都要從美麗的希臘說起。


那一年暑假,我和葛姐、賊妹一同去旅行,原本只計畫去看看藍白分明的希臘,後來發現機票延伸到摩洛哥只要再加幾千塊,當然不能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於是,希臘加摩洛哥的旅程定案,葛姐負責蒐集希臘的資訊,我則負責摩洛哥。希臘果然處處是美景,食物也便宜又好吃,我們都玩得不亦樂乎,直到在希臘的最後一站雅典,賊妹的皮膚開始出現一塊塊的紅斑,剛開始不痛不癢,我們想說是不是吃太多海鮮(希臘的炸花枝,真是王道)食物過敏,還叫她不要再擦防曬油,免得過度刺激皮膚,但紅斑非但沒有消退的跡象,還越來越腫,賊妹也越來越不舒服,就在要離開雅典往摩洛哥的那天早上,賊妹的忍耐到達臨界點,加上怕到了摩洛哥,語言不通,可能連個像樣的醫生都難找,於是她說出讓我至今仍難忘的一句話:我灣。


對我而言,真是晴天霹靂啊~~,因為葛姐和賊妹是姊妹,當然要陪著她回去,所以,我必須要選擇,跟她們一起回台灣還是一個人去摩洛哥!腦中浮現花錢又花時間辦的簽證,延伸的機票還有預訂的住宿,最關鍵的是,這次不去,不知何年何月才有機會再去的想法,於是,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決定了!自己去摩洛哥,在轉機的法蘭克福機場和她們道別後,我和我的背包,一起踏上未知的旅程。


尚未登機前,一個很大的挑戰正在等著我。


從法蘭克福到卡薩布蘭加的班機於深夜起飛,落地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這時間公車早就收班,原本是計畫三個人搭計程車,現在只剩我一個,該怎麼辦呢?一個外國女生深夜獨自搭計程車,嗯~有點危險,萬一遇上壞人,應該就此消失於地球表面上,沒人找得到,因此,我最壞的打算是睡在機場,候機時我還是不忘東張西望,想要找找看有沒有和我一樣的背包客,環顧四周都是攜家帶眷的摩洛哥家庭,看來是没希望了,還是先好好睡一覺,到機場再看著辦。


一踏進卡薩布蘭加的機場,我的天啊!這和我想像中的國際機場差好多,看起來比改建前的松山機場還舊,入境大廳燈光不明亮,荷槍的軍人不時在巡邏,椅子也沒幾張,我開始緊張起來,怎麼辦怎麼辦?看來夜宿機場的備案行不通,該怎麼辦?我一面往通關處走,一面絞盡腦汁想辦法,海關照例本國人一邊,外國人一邊,正在排隊時,救星出現了,排在我後面是一對英國情侶背包客,我趕緊問他們要如何進城,剛好他們也要坐計程車,同是天涯背包客,通常都不會拒絕共乘的要求,而且多我一個分母,他們也可以少付一點車資,所以皆大歡喜,加上英國女生會說一點法文,不怕被敲竹槓,看見他們時,我就像溺水的人看到浮木一樣,鬆了一大口氣,第一個挑戰,過關。


機場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連帶影響到後來的心情,夜晚的街景,到處破破舊舊的,牆上三不五十出現塗鴉,家家戶戶都有鐵門鐵窗,我心裡開始懷疑,當初決定來這裡,是不是錯了?車子接近市區時,司機問,到哪個旅館?沒想到,他們居然和我訂的是同一家!!!!有沒有這麼巧的事???原來我們都是看背包客的好朋友 Lonely Planet 的推薦,只不過開心沒有兩下,到了旅館,守夜的人揮揮手說:客滿。挖哩勒,我就是怕夜班飛機很晚到,旅館會cancel訂房,當初還請一個會說法文的朋友,從台北打國際電話來解釋過,並一再保證會到,他們也說OK,結果現在居然說沒房間?那位守夜的人英文不好,他和司機講了幾句阿文,司機說要帶我們去附近的另一家,到這個地步,也沒得挑了,只能跟著走。所以,我的第一晚就在一個衛浴共用,房間只有洗手台,門上只有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拴(類似古早用來拴紗門的鎖),棉被套上還有香煙燙過的洞(幸好還算乾淨)的旅館度過,躺下時已經兩點了,偏偏蚊子這時候又來攪局,我心裡暗自決定,明天一大早,一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未完待續~)

, ,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
  • 人生有時就這麼奇妙,因緣際會,轉個彎,就有了另一旅程。幸好你當時沒有改變主意,回憶和經驗才又多增一篇。期待下集!
  • 是啊!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慶幸自己最後還是決定去了。謝謝支持!

    traveling piano 於 2012/01/05 10: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