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這是我看過最醜的媽媽手冊

親愛的N1:

謝謝妳的祝福!這個寶寶算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大齡媽媽凡事特別小心,才決定晚些公開喜訊。公開之後,收到非常多人的祝福,真的很感恩!我們已經想好名字,不過對於小名卻沒有特別的靈感。既然是魚先生的女兒,就先叫她小魚兒吧!

為什麼說這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呢?在小魚兒來報到之前,我們期待了一段時間。那段時間,我每天早睡早起、戒酒、均衡飲食,有空的時候跟魚先生在家附近散步,甚至還嘗試了中藥調養,就是希望有好孕。不過事與願違,小魚兒遲遲未到。我們並沒有太沮喪,只是意識到,生小孩這件事,只能隨緣,和唸書、工作都不一樣,不是努力就有結果。

去年年底,決定先把這件事擱一旁,好好享受聖誕和新年假期。我們在義大利和魚家人一起過聖誕,之後又到安道爾和朋友們相聚。雖不至於夜夜笙歌,但飯局、趴替也不少,我讓自己解禁,每天晚睡晚起,盡情吃吃喝喝,完全地放鬆。度假回來沒多久,便發現小魚兒來報到了!

說起來也很巧,去年10月底,因為一直沒有好消息,想說找個醫生看看好了!在德國人生地不熟的我們,問了房東(他也是醫生),我鼓起勇氣用很不厲害的德文打去預約,沒想到,最快的時間是今年一月底!!(沒錯,在國外連牙痛看牙也要預約,約到一個月之後也很正常。)那時我蠻阿Q地想著,好吧,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可以試試,也不錯。只能說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月初度假回來,一月中發現生理期晚了,一月底剛好去看醫生,無縫接軌。

說到驗孕,我有點鴕鳥心理,不敢太早驗,硬是拖到生理期晚了一星期以上,魚先生催我,才決定自己驗驗看。我沒有像妳用很高級的電子驗孕棒(怎麼用啊?),而是普通一袋蠻便宜的試紙。第一次驗只有淺淺地兩條線,讓人不太確定;隔天一早再驗,顏色比較深,才確定有中獎!我倆都很開心,等著幾天後,去醫生那正式做檢查。

妳說,荷蘭是助產士負責產檢,在德國倒是和台灣一樣,在婦產科醫生那兒產檢。在櫃檯報到之後,我們被帶到看診間,等醫師來。(跟台灣看診不同,這裡是醫生會在不同診間穿梭,一個診間只有一個病人,非常有隱私。)那是位有點年紀的女醫生,很慈祥的樣子,但英文不是很溜。簡單地問了我的狀況、家族病史之後,照了超音波,確定小魚兒有乖乖落在對的位置,我們也才真正放心。除了恭喜我們,因為我的年紀,她也讓我們隔兩週再來檢查,確保一切正常。妳說,你看的家醫是省話一哥。這個老奶奶也沒有提供太多資訊,唯一叮嚀我的,是不要吃生食,其他生活一切照舊。

不過,這次看診,有個小插曲。

魚先生爸爸是牙醫,舅舅是家醫,對於診所他很熟悉。環顧四周,所有的醫護人員,連幫病人打針、抽血,都沒有帶手套;看診間的設備(很不先進)和清潔度,在他眼裡看來,會被義大利政府勒令停業!雖不至於到骯髒的程度,但許多細節並不講究,讓魚先生大呼不可思議。如果不是醫生房東的推薦,我們會覺得這家診所很兩光!

關於德國產檢,我還有一大堆的話要說(抱怨),妳先好好享受在美國的假期(歐洲現在超級熱啊!!)我們之後再慢慢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aveling piano 的頭像
traveling piano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