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一個人出遊時,閨蜜也是好旅伴

 

親愛的N1:

西班牙之行真的很棒!沒有行程,每天睡到飽、吃得好,沒事就去海邊曬曬太陽,玩玩水,愜意極了!你們首次一家三口全員出動,就要繞地球這麼大一圈,先預祝旅程順利平安。

 

妳提到一位年長的好友Mary ,讓我也想到當年在芝加哥的語伴,也叫Marie。初到美國,聽和說都不是很溜,學校有一些幫助國際學生的programs,跟一些退休老人聊天便是其中一個項目,他們幫我們練習英文,我們陪他們打發時間,兩全其美。

 

認識Marie 時,她已經高齡89歲,以色列猶太人,一輩子單身。經歷過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當過圖書館員,說英文帶有老人腔調。說實話,一開始我幾乎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大部分都是她說我聽,不過我也沒放棄,還是每週到她的公寓報到。經濟情況不是很好的她,每次見面都會準備小點心和茶,跟我說著她年輕時的種種。漸漸地,我聽懂越來越多,也開始能和她對談。無論是生活或課業上的事,都會跟她聊。她大多只是聆聽,偶爾給點意見。這樣的陪伴,是我留學生涯中很大的支柱。

 

離開美國後,我們持續通信聯絡,她的最後一封信寫著,牙齒有問題,但看牙太貴,而健康狀況不允許她繼續獨居,必須要搬到養老院去,之後,就再也沒消息。幾年後,我去了芝加哥,特意繞道她的公寓,想碰碰運氣,但信箱上的名字已經更換,算算年紀,她很可能已經上天堂了。每次想到這,心裡總會酸酸的,好想再見她一面,跟她說,真的很感謝她那段時間的陪伴。

 

除了Marie,我在巴黎也交到一個閨蜜Milena,很幸運地,一直到現在都還有聯絡。

 

和Milena是在我第一所語言學校相遇,年紀小我蠻多的。一開始也只是遇到時點頭、微笑大招呼而已。直到有天,缺課很多天的她又出現在學校,我雞婆地問怎麼回事?她一股腦地說,包包被偷了,護照、相機、證件(包括居留證).....都掉了。之後越聊越多,下課相約喝咖啡,在巴黎散步,發展成無話不談的好友,我甚至還充當過紅娘,幫她跟一個朋友牽線,雖然最後沒有修成正果,但也交往了好一陣子。

 

她最令我佩服的地方,是不被環境打倒的毅力。

 

哥倫比亞和烏克蘭混血的她,家境一般。為了在巴黎學法文,一家家咖啡廳遞履歷,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上工第一天包就被偷了,但這沒有擊倒她。法文學到一個程度之後,她順利申請到在Toulouse的學校,隻身南下念學位。之後在法國西北、靠海邊的小鎮找到工作,又獨自一人扛著家當過去。那個小鎮多是巴黎人夏天去度假,真正居住的居民不多。剛到時,整整一年,除了同事,上班下班,完全不認識任何人(根本沒什麼年輕人),連鄰居都沒有。這樣的日子,她也熬過來了,我非常非常地佩服。(我覺得我做不到啊~~)

 

從巴黎搬到安道爾,壓根兒不覺得能在7萬人小山國找到什麼知心好友,但老天爺眷顧我,又賜給我一個守護天使,Sandrine。

 

Sandrine雖然是法國人,但除了小時候短暫在巴黎求學,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安道爾。和她,是在一場沙發衝浪couch surfing 的聚會相遇。我沒有沙發衝浪經驗(女生一人獨自旅行,我還是有些顧忌),自己住的地方也不夠大,無法招待沙發客。但基於好奇,我還是去參加了。在聚會中,她剛好坐在我旁邊,很熱情地邀請我一起去Via Ferrata (一種很簡單的攀岩)。我不是運動咖,但自從出國後,我常告訴自己,要open-minded,要多嘗試不同的事物,於是答應,加上我們兩家只有5分鐘的路程,常晚上沒事,相約到彼此的家中閒聊,慢慢從朋友變成閨蜜。

 

和妳一樣,很多網友也會問我關於交友的問題。我個人的心得是,不要給自己太多的限制,多參加一些聚會,如果覺得對方聊得來,要主動邀約。亞洲人如果太害羞、太被動,在活動/派對中,就會變成隱形人。再者,多充實自己,多方面探索,發展自己的興趣。我們的成長背景真的太單調,只有唸書、考試,缺乏其他的生活經驗。你希望交到有趣的朋友,對方也ㄧ樣。很多時候對方跟妳聊一下就不見了,是因為覺得乏味(外國人沒在客氣的)。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國外交友不容易,閨蜜更是難尋,希望我的經驗對大家有幫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aveling piano 的頭像
traveling piano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