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N1:

這週台北天氣實在太熱,除非必要,我都懶在家裡。人啊,在天氣涼爽的地方懷念熱帶的天氣;在天氣熱的地方希望涼快一點,真的是很矛盾的動物!而你提到魚先生這次是第一次以女婿的身分回娘家,他表現得可圈可點。第一次來台灣,太多文化衝突,讓他有點shock,這一次來,他蠻習慣的,也比較喜歡台灣。

之前我們聊到異國婚姻的家計問題,讓我想到,其實在 “家計” 之前,還有個讓許多異國情侶傷腦筋的問題,那就是要怎麼結婚?

台灣的婚俗,基本步驟要提親、拍婚紗、儀式請客,通常訂婚以女方為主,結婚以男方為主。若要更講究一些,聘金、嫁妝、吃餅、潑水、丟扇子、過火爐/踩瓦片…..等種種習俗,雙方都得溝通協調,一個不小心擦槍走火,婚事告吹的故事時有所聞。兩家台灣人結婚都如此,遑論一家外國人和一家台灣人的聯姻,溝通的難度又高了不少。

我不清楚美國,但義大利的傳統習俗是;女方負責辦婚禮,男方要負責房子。大家覺得台灣婚禮很花錢,在國外,很多人也會為了有場風光的婚禮,借錢來舉辦。魚先生有個親戚就是如此,他們家境不錯,但女兒嫁了個超級有錢人,爸爸只好舉債保面子,花了幾年的時間才還清。而西班牙有個傳統,婚禮要在女方家的城市舉行,很讓人羨慕吧?

我們當初為了要在哪裡舉辦婚禮,也傷了點腦筋。義大利?台北?還是安道爾?最後選擇安道爾是因為,我們都是當地的居民,辦文件比較方便。如果選在義大利,我所有的文件都必須送羅馬翻譯認證,但魚先生家在義大利北邊,根本無法來回奔波。而婚禮的類型,從一開始我就定調為 “一切從簡。” (也很幸運,魚家沒什麼意見)我倆都上班,加上我很怕搞一些很細節的東西 (其實是已經被文件搞瘋了),所以越簡單越好,我甚至還說,乾脆我們穿一般衣服去簽個字就好!(魚先生應該慶幸有這麼容易搞定的老婆

雖然最後我們還是決定辦個小儀式,然後在西班牙租VILLA開派對,但在婚俗方面,都沒有堅持的點,因此沒有什麼大問題。我只有個小小要求,要魚先生在儀式上念自己寫的誓詞。(但魚先生覺得這是個很大的要求)平時不太浪漫的他,真的不誇張,一番誓詞把所有的賓客,無論男女,都弄哭了!(那張小抄,要當作傳家之寶)唯一算得上婚俗的一件事,是在我們步出市政廳時,朋友們對著我們狂撒米。這在西班牙文化裡,代表吉利、早生貴子的意思。

但不是每對異國情侶的家人,都能接受像我們這麼隨興的安排。最常見的問題,不外乎擺不平錢這件事,尤其是聘金和餅錢。

傳統婚俗中,男方要給聘金,女方附嫁妝。但隨著時代的變遷,很多人覺得這是陋習,尤其是聘金,像賣女兒,便不再堅持,我妹妹出嫁時,爸媽就沒有收聘金,當然也沒給嫁妝。不過觀念比較保守的家庭,仍然覺得傳統習俗不能廢。堅持要拿聘金的情況下,女方很難跟外國男友解釋,聘金是什麼?為什麼要拿聘金?為什麼結婚時男方要給女方家裡一筆錢?一般的說法是,因為父母辛苦的把女兒養大,但西方人會覺得,養小孩不是天經地義的事?而且現在也不像從前,女兒出嫁了,有點要切割關係,不能過問娘家的事,既然都還保持往來,為什麼要給這筆錢?而吃餅雖然說是禮俗的一部分,但有人動輒要上百盒的餅,一大筆錢就這樣沒了,對方也是不太能理解。

台灣是男方出錢辦婚禮,但國外不見得。要遵守哪一邊的婚俗,如果家人很堅持,真的會讓新人很頭痛。原本開開心心的要結婚,卻為了這些事,辦喜事的心情都沒了。異國情侶相處,已經要克服許多文化差異,結個婚又要克服萬難,婚後還會冒出更多事。異國戀,真的不是像一般人想像的粉紅泡泡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aveling piano 的頭像
traveling piano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ㄚ芬
  • 現在收聘金
    通常都是收表面的
    擺著
    等儀式結束就讓男生收回去了

    或是後來偷給女兒當私房錢
  • 大部分是這樣,但有的家長會假戲真做耶!

    traveling piano 於 2018/06/22 03: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