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先生生平第二次包餃子(皮是自己擀的喔)

親愛的N1:

 

上週的天氣真的好到讓人心花怒放,週末我們還跟朋友到公園去野餐,夏季的衣服都穿上了。可惜為期只有短短一週,這週又回到德國「正常」的天氣,陰天有時下雨,帶點涼意....。住在高緯度國家還有件好玩的事,大家很喜歡討論天氣。天氣好時,大家討論時的心情愉快;天氣不好時,兩手一攤說:這就是德國啊!

 

要維持異國婚姻,絕對不可能是一方完全配合另一半,勢必得互相尊重、學習彼此的文化才行。我非常認同你所說,我們也要扮演文化傳遞的角色。

 

魚先生遇到我之前,對於亞洲文化,僅停留在sushi 很好吃的階段(所以他筷子用的還不錯!)沒去過亞洲,也沒交過亞洲朋友。幸好他算是很open minded,對異國文化充滿好奇,沒吃過的食物也會嘗試一下。在我家,週間是我煮飯,大多煮亞洲口味,不過我會避開他的地雷:大蒜、香菜還有豆製品;週末則是他掌廚,也會避開我覺得很臭的起士,或是味道重的生火腿。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尚未因為文化差異而有過衝突。俗話說物以類聚,他的朋友們也都很好相處,這次復活節我們回去,有對朋友還約我們一起去上「日式烹飪課」,學煮炊飯跟包餃子,看他們手忙腳亂,而我老神在在,很好玩!

 

和魚先生和他的朋友相比,我的婆婆比較像是傳統的歐洲人,旅行的範圍不會離開義大利太遠,較少接觸其他的文化。說實話,為了和我這個外國媳婦相處,她也做了功課。平時看電視,看到關於亞洲,尤其是台灣的介紹,會錄下來,和我一起討論;有次帶她吃日本料理,也嘗試拿筷子(第一次)吃,我除了教她如何拿筷子之外,還趁機跟她解釋一些關於使用筷子的禁忌,例如不能插在飯上,筷子不交叉...等。她覺得蠻新鮮的,常唸著說,有天要跟我們去台灣看一看!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像他們一樣,能接納不同的文化。

 

我的同事,全部都是德國人,午餐時間,他們大多吃沙拉、麵包夾火腿、披薩或是冷凍食品。有些同事看到我煮的亞洲菜,會好奇的詢問,我一定會把握機會跟他們解釋,有時候大家也會討論起歐亞兩洲食材的不同。其中有個同事,是德國極右派的支持者,平時相處沒什麼大問題,但有次大家要一起去吃拉麵時,他以為是魚先生的主意,對著他說:喔~原來就是因為你,我們才要吃這個shit!魚先生一向與人為善,沒說什麼,但我聽了蠻不爽的,這個同事一箭雙鵰,貶低拉麵,也暗指魚先生因為娶了我,所以吃亞洲食物。不過住國外這種事也屢見不鮮,對這些人,就放生他們吧。

 

雖然說平時我倆已經很努力去暸解彼此的文化,我第一次帶魚先生回台灣時,他比我預期中要來得不習慣,尤其是在吃和氣味方面。

 

台灣氣候偏濕,路邊又很多賣食物的小店,空氣中常瀰漫一股五味雜陳的味道,我們是很習慣,但對氣味非常敏感的魚先生來說,很奇怪,走在路上他常覺得有怪味 而吃的方面,我自己烹調時很少「勾芡」,或是弄一些醬汁很多的菜。不過,台灣的菜色中,很多都會勾芡,而且肉的口感要滑嫩,古溜古溜,他也覺得很怪。對他來說,肉就是要有肉的扎實感,怎會軟軟嫩嫩?(他也不愛絞肉)當我和其他人妻聊到這個話題時,大家不約而同說,魚先生的反應很正常,因為是第一次,太多文化衝擊,一回生二回熟,多去幾次就會習慣了!不知道醬是不是也這樣?

 

最後妳說到醬媽和醬的對話,醬的回答真妙,聽起來他對台灣文化的了解真不少,看來我得趁這次回台灣,好好教育一下魚先生,讓他見識一下台灣人待客的熱情,以及濃濃的人情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aveling piano 的頭像
traveling piano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