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Dijion 吃到的烤牛骨髓,很特別

 

親愛的N1:

 

說到早午餐,真的勾起我滿滿的回憶啊~想當年還在台灣時,最喜歡和同事相約吃早午餐,台北市各大早午餐店,都有我們的回憶。後來我出國,每次回國還是習慣約吃早午餐。不過到了歐洲,早午餐似乎不像美國那麼流行,可能因為很多國家習慣早餐吃甜的?像法國的早餐多是可頌夾果醬或是烤麵包塗奶油和果醬。不過巴黎有家早午餐 Le Fumoir,是我的心頭好,妳有機會去巴黎,可以吃吃看。

 

德國的食物是出了名的比不上鄰近各國,我們剛來時,還會到德國餐廳吃飯、嚐鮮。但幾次之後,發現沒啥新意(德國三寶:香腸、豬腳、炸豬排,)就再也不去了。幸好,我們住的城市,是除了日本之外,日本人最多的地方,所以有很多好吃的日本餐廳,稍稍彌補這個不足。不過,外食也是一筆開銷,所以我們也常在家自己煮。講究的魚先生,每次回義大利,就像是補貨之旅。舉凡紅白酒、義大利麵、橄欖油、各式火腿和起士......,都是補貨的重點,我家的地窖,像是義大利雜貨店!

 

我很欣賞魚先生對食物的堅持,但這也讓他看到德國同事的午餐時,會皺眉頭;在台灣,我更是不敢帶他到任何義大利餐廳。那些琳瑯滿目、加了各種料的義大利麵,他看了會覺得義大利食物被糟蹋了吧?嘻嘻。

 

提到各國的食物,我倒是有很多心得。

 

妳提到醬喜歡美式臘腸披薩,我也是。我和魚先生的第一次「熱烈討論」,就是為了美式臘腸披薩Pepperoni。那時,我們還只是朋友,在一次聚會裡,大家要叫披薩外送,我選了Pepperoni,魚先生很熱心的跟我說,他知道我想要吃美式臘腸,但在安道爾,Pepperoni 可能跟義大利一樣,是三色椒。我不相信,兩個人「討論」了半天,結果安道爾跟美國一樣,都是美式臘腸;但其實在義大利,真的會端上三色椒披薩!妳如果要到義大利旅遊,要記得提醒醬。如果想吃美式臘腸,要點Salami pizza。還有還有,義大利也沒有Spaghetti & Meatball 肉丸義大利麵喔!

 

這個差異,就好比在日本不會出現「California Roll 加州捲壽司」,在亞洲的餐廳不會出現「幸運餅乾 Fortune Cookie」 一樣。很多東西,在原產國從未見過,但到了另一國,卻讓大家信以為真。我跟我德國同事說,亞洲沒有幸運餅乾時,大家都不相信,非常驚訝!

 

不過我也觀察到另一個相反的現象,有些食物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名字,卻非常類似,例如我也很愛,很香、很油但很好吃的Grilled Cheese Sandwich。吐司夾火腿起士,外層塗上奶油,煎烤得酥脆,真的讓人難以抵擋。在美國叫Grilled Cheese Sandwich,在法國叫做Croque Monsieur,在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區則有一個很妙的名字 “bikini!” 沒錯,跟比基尼同名。(我猜是三明治切三角形對半,有點像比基尼的褲子?)每次在那區吃早餐,我要一份bikini時,自己都會覺得好笑!

 

米醬開始要吃副食品啦?(老實說,我很弱的google了什麼是「十倍粥」)表示妳開始有得忙了?俗話說民以食為天,我真的覺得懂得吃的人很幸福,如果哪天我有小孩,我也希望魚先生對吃瞭解和講究,能夠繼續傳承到下一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aveling piano 的頭像
traveling piano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