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上的藍寶石,是魚先生外公留下來的禮物

(續上篇)

說到我們對於婚禮,原始計畫是「一切從簡」,找個能讓我們註冊的地方,兩人簽字就好,不要勞師動眾。但復活節假期,魚先生回家之後,除了鑽戒和下跪求婚之外,也帶回魚媽的「懿旨」:婚禮可以從簡,但結婚是人生大事,具紀念性,不能不辦!聽到這話,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魚家重視這件事,我們也收到家人們實質的祝福(紅包);憂的是,連在哪註冊都還不知道,現在又多了個婚禮要辦?兩個人都在上班,空閒時間有限,真的很傷腦筋。

首先,先要弄懂我的文件問題。

魚先生是歐盟人,做什麼都很方便,對我們這種「外國人」辦文件的層層關卡,不太理解。從年初說到結婚,我便開始在網路上找尋能在哪結婚的資料,有兩個可能的選項:義大利和安道爾。爬文之後,雖然義大利是魚先生的祖國,但我還是排除了在義大利結婚的可能性。因為魚先生家在北義,中文文件翻譯認證,必須要到羅馬的台灣使館辦理,魚媽要上班,人力、時間都很難配合,所以放棄。

接著嘗試第二個選項,安道爾。安道爾的官方語言是加泰隆尼雅語,是世界上唯一以這個語言為官語的國家(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只是地區)。所以,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翻譯、認證這個語言,而安道爾只有在紐約的聯合國(人家國民才不到三萬,就有一席,嗚~~~)、法國巴黎和西班牙馬德里等地有使館。幸好,政府接受法語或是西語文件。起初我猜想,安道爾跟西班牙比較親近,距離安道爾也比較近,打電話去馬德里台北辦事處,才被告知,安道爾屬於法國外館管轄,換句話說,我的文件要在巴黎翻譯認證。

從安道爾去一趟巴黎辦文件,至少要花兩天,費時又傷財。於是,我請家人把台灣把需要的文件翻成英文、認證好之後,寄給我朋友;同時,我也把申請表、委託書郵寄給她,麻煩她跑一趟辦事處,送件辦理好之後,辦事處會寄到安道爾給我。魚先生的部分,義大利有駐安道爾辦事處,他到那裡諮詢即可。

但,事情有這麼簡單嗎?當然沒有!!!

義大利駐安道爾辦事處在一間飯店裡,一星期辦公兩小時。大家沒看錯,兩小時!!!而且,那位官員,連一星期坐在那兩小時都不願意,如果沒有事先預約,去了還會撲空,沒人。(這種在台灣一定會被爆料上新聞)預約要寫email,而他老兄,回信的速度比烏龜還慢,搞得魚先生很暴躁,大罵國家浪費錢養這些冗員!

我的部分也好不到哪去,巴黎辦事處將信件寄出後,我每天看追蹤碼,怎麼一直停在巴黎?一星期之後,我居然收到法國郵政的道歉信,說,我的信「不見了」,可以補償我的郵資(我不要郵資,我要我的文件啊~)。我馬上打電話到法國郵政包裹查詢,得到的回答是,我用的Lettre Suivie (一種有追蹤功能的平信),沒辦法寄到安道爾!我說,那現在郵件在哪?他們也不知道,而且,收件人還不給查,要寄件人才行。

這真的是鬼打牆,安道爾沒有自己的郵政,是法國郵政和西班牙郵政併用。一樣是法國郵政系統,為何不能從法國寄到安道爾?而且,網頁上,我朋友去郵局買郵票時,都沒人說不能寄安道爾啊?我去安道爾的法國郵局問,員工告訴我,可以寫信去法國郵政,表示我事先不知道,可否幫我用平信寄到?(但這當然不保證)我又等了好幾天,還是沒消息,只好認命上網買機票,準備請假去一趟,用急件辦理,自己帶回來。

不知道是天公疼好人嗎?出發的前幾天,信,居然神奇地寄到了!(機票就放水流了~)我同事把信拿給我時,只差沒跳起來歡呼!鬆了一大口氣!!

好不容易我跟魚先生的文件都備齊,時間已經是五月了,我們到民政局去登記要結婚,收件後還要公告6星期,無人有異議,之後才能公證。等待的這段期間,我們開始跟市政府喬結婚日期,又是另一個戰役的開始。

安道爾雖然是一個國家,許多人的心態與辦事態度,跟山裡的一個城市差不多。到現在,各城市還是會出現“廣播車”,「大家注意,大家注意,居民XXX的葬禮在這週末…..」。有時候,你問對方是不是安道爾人,他會說,不不不,我是Ordino 人。好比說,你是不是台北人?不,我不是台北人,我是北投人。(昏)

6星期後已經是6月中,我們計畫在義大利的長週末那週登記,方便魚先生的親友來參加。但和市政府聯繫的結果,讓人七竅生煙。首先,負責的女士度假去了,要等她回來。(她去度假,工作就放著沒人代?)好不容易她回來了,卻被告知1. 6月的週末全都被預約了 2. 堅持要等公告6週後才讓我們約日期。魚先生的親友從義大利來,得提早訂機票,怎麼可能等到那時候?!但,她主事,她最大,我們很生氣卻也無可奈何。

不過,在安道爾住了快三年,也學到「有關係就沒關係」。

我們動用一些在政府上班的朋友,先找到願意幫我們證婚的「民代」,他人很好,主動出面去跟市政府喬,但6月真的不行,最快只能7月第一週。好吧,沒魚蝦也好,至少有個日期,能夠開始著手規劃。

我是一個事情多就會「阿雜」的人,所以,租西班牙villa開趴的細節,全權交由魚先生負責,我傷腦筋我的妝髮以及衣服就好。

安道爾是一個不太時尚的國家,群山環繞,居民也愛戶外運動,大家穿衣服都很「運動風」,不太講究,想要買漂亮衣服,去巴塞隆納選擇比較多。但我一來沒時間,二來,我並不想買太正式的禮服(只能穿一次就束之高閣),於是,我試著在選擇有限的安道爾找找看,很幸運地,找到一件還OK的白洋裝,但鞋子找不到,幸好好友從台灣贊助了Ferragamo的紅高跟鞋,跟衣服的紅腰帶剛好很搭!

衣服鞋子搞定了,但髮妝?

我聽從朋友推薦,去安道爾「最好的」髮廊試髮妝,事先我還有做功課,跟我妹找了幾種自認合適的照片給髮型師看,她只看了“一眼”就說,OK!但,當她開始弄時,一點都不OK啊?第一種像空姐包頭,我說太老氣;於是第二種弄得像公主頭,亂亂的;接下來的幾種也只是換方式編頭髮,她弄不出我要的“飄逸”“鬆散”的感覺,還一直說我頭髮多,不好盤……後來我跟我妹(看照片)都放棄了,選了其中一種比較好一點的髮型。髮型選好之後試妝。我平時不化妝,只有重要場合才上一點妝,對化妝技術也沒啥研究。不過,她化完妝時,臉上根本沒啥顏色,睫毛只塗一層,也沒畫眼線(我問她,她說畫了眼線眼睛會更小!)我不滿意,但也不知道要如何建議她改進……。(這麼爛的技術,花了我快三千台幣!)說穿了,她們沒弄過亞洲人的頭髮,也沒化過亞洲人的妝。(我是白老鼠,嗚~)最後決定,只弄頭髮,妝我自己化。

婚禮前一天,魚先生去訂捧花。因為我不想要弄得很整齊、很圓的捧花,只想要一小束紮的隨性的白/淡色玫瑰花,這樣的要求,很難嗎?在安道爾,很難!玫瑰花在安道爾居然很難找,魚先生跑了5家花店,有幾家還罵他,說這種要提前一個月訂,說捧花有多難做……,好不容易有一家願意做,隔天早上還是新娘我弄完髮妝順便去拿。

婚禮一早,我去弄頭髮時,髮型師先噴了“一罐”定型膠,說,這樣頭髮一整天都不會亂。(可是,我就是想要有點慵懶啊~~~)之後她開始梳頭髮,我越看越不對,我說,這是我們決定的髮型嗎?她很肯定地說是。幸好我手機還有照片,秀給她看,她才說,喔~~~。我的媽啊!之後我的閨蜜又很熱心地跟店家聊起我的妝,老闆跟閨蜜有點熟,便說要換一位化妝師免費幫我畫,我騎虎難下,只好接受,結果……還是不甚滿意。(連魚先生後來看我自己畫的妝都說,我自己畫,比結婚當天還好看Orz)

Anyway,雖然髮妝很失敗(這也算一輩子難忘?),當天的儀式卻很成功,魚先生在我的逼迫下唸了自己寫的誓詞,把在場的每位賓客,不分男女,都弄哭了,難得鐵漢有如此柔情。儀式完成後,一群人浩浩蕩蕩開到西班牙海邊villa 開趴,三天兩夜的party 很成功,婚禮劃下完美句點!

媽,我終於把自己嫁掉了!!

 

寫完這10集,腦海裡在安道爾生活的點點滴滴又跑了一次。

套句安道爾朋友常對我說的一句話:老天爺要妳來安道爾,一定有祂的安排!

結完婚的下個月,我們就搬到德國了,老天爺,可能就是要我在安道爾遇見另一半吧?

僅僅七萬分之一,如此渺小的機率,真的讓我遇見了。

也祝福大家,都能遇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全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