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zza 和 小食是開趴最常見的食物。上右二是炸豬皮,西班牙人也愛這一味,超市就有賣!

說實話,當閨蜜說要約魚先生時,我抱持懷疑的態度。兩個女生約你到家裡聊天,還交代不要帶朋友,非常奇怪吧?(幸好他沒有想歪,以為我們要3……)正常男生可能會怕被吃掉,不過魚先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沒在怕!約定好的那晚,準時赴約。

在這之前,我對魚先生的印象是:一個工作認真的有為青年。有陣子,我跟閨蜜還想湊合他跟另一個女生,但那女生對感情實在太機車,想要有男友,又擺高姿態,用台語說就是「夭鬼假釋哩」,我們後來放生她。不過有件事讓我對魚先生印象深刻。

那是我第一個在安道爾過的生日。

安式生活沒啥大事,於是,生日,就成了件大事。每逢有人生日時,壽星的另一半或是好朋友,會吆喝一大群人(20、30 個都屬正常),去餐廳吃晚餐,大夥還要集資買禮物……。我生日應該比照辦理,但本人生性低調,而且覺得這種慶生超沒意義,加上根本沒幾個人知道我生日,於是,生日當天默默度過。事後,閨蜜知道了,堅持要弄場聚會,意思意思慶祝一下。

那次聚會在魚先生家辦,弄了場做壽司派對,很失敗。聲稱會煮飯的馬可(西班牙人),放了太多水,把飯煮得糊糊爛爛的。不過,大家第一次自己動手包壽司,很開心,氣氛很好,居然也沒人抱怨!(但我們從此禁止馬可負責煮飯)閨蜜沒有大肆宣揚我生日,只有約的時候提一下,但沒人記得要祝福我,只有魚先生,在道別時(西班牙式道別要親臉頰兩下),在我耳邊說了聲,生日快樂!當下有點小感動,他居然記得!外表粗獷的他,原來還蠻細心的。

回歸正題,雖然大家心知肚明聚會的背後有其他因素,幸好,認識也快半年,而且魚先生蠻能跟女生聊的,氣氛沒有很尷尬。我們叫了披薩、啤酒,一邊吃、一邊天南地北聊。起初聊的都是無關痛癢的話題(總不能劈頭就問要不要在一起吧?),例如共同朋友的近況,update彼此的近況……等,還有,在安道爾的外國人湊在一起,一定會抱怨一下安道爾生活!(沒辦法,抱怨是在安道爾生活健康的發洩)

後來,我們聊到雙方的共同興趣:美食和旅行。

從安道爾搭巴士到西班牙巴塞隆納或法國圖魯斯機場,要3~3.5小時,對於愛旅行卻沒車的我很不方便,而且還要配合巴士的時間,通常假期第一個和最後一天,都是花在旅途上,非常不划算。當時,我很想去吃一家西班牙百年老店,心裡盤算著,聽起來像是好藉口,要開口找魚先生一起去嗎?魚先生有車,可以說走就走;而且剛好說到吃的,如果開口,應該也不會太奇怪??內心上演無數小劇場之後(要?不要?不要?要?)我終於鼓足勇氣,用“隨口問問”的語氣說,「那…..下一次我們可以一起去吃吃看?」語畢,完全不期待回應,且想好如果他沒回答,要如何轉移話題。非常識相的魚先生(女生都開口了)說好,就這樣,敲定我們的第一次約會。

我之所以會主動問,是因為另一個人生小插曲。

當年,我拿到一個研究計畫,在西雅圖做了4個月研究。計畫結束前三週吧?我遇見一個長相斯文、會彈琴,但個性有點害羞內向的法國人(對,法國人也有害羞的!),在美國當藥劑師。我對他有好感,不過想到三週後就要回台灣;而且當時還無法拿捏主、被動的界線,加上怕受傷的自我保護機制,因此用很“哥兒們”的態度對他,幾次約他跟朋友們一起出去後,我們獨自去吃了一次晚餐。

事後回想起來,覺得自己很蠢。那天,晚餐只吃了2小時,因為他之後還要趕去上夜班。這種情況下還赴約,多少有點好感吧?而且他堅持要請客。吃飯的時候,偶爾會出現小小尷尬的moment,但我都故作鎮定混過去。走到停車場要道別時,粉怕尷尬的我,假裝大方,沒等他行動,主動用對普通朋友的方式,親了他兩側臉頰道別。從那時起,我再也沒見過他。事後我非常後悔,因為永遠不知道答案。如果當時不要那麼「假熬」,不要假裝只想做朋友……事情會不會不一樣?

後來,我告訴我自己,人生,不需要那麼多的「如果當初」。如果後果在可以承受的範圍,想做,就去做吧!

因此,我做球給魚先生,如果他沒反應,那就表示無緣,什麼都不用再想。

大家以為敲定之後我們開始約會?不,幾天後,他傳了個訊息給我,說:我最近要去很多地方出差,如果妳不介意,可以等三個星期嗎?那時我對他的工作不甚了解,心想,連三個週末都出差?好怪,該不會是推託之詞吧?基於禮貌(和敷衍),我說OK。但心裡真正的OS是,我就看三個星期後你會不會主動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