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先生在一次聚會中煮的草莓燉飯,很好吃喔!

 

說到「主動」、「幽默風趣」的渣男,真的是我在法國和安道爾「多麽痛的領悟~」。

我遇過一切都OK,但就像一陣風,過沒多久突然就跟妳說,「對不起,我喜歡妳但不愛妳」的雙子男;在公司位高權重,看起來斯文有風度,卻是個有暴力傾向、說謊成性的花心大蘿蔔;還有穿著講究、開雙B跑車,開口像飽讀詩書,實際上卻一窮二白,沒穩定收入的大男人;還有bipolar,有情緒障礙的渣男,好的時候會甜死人,但可能下一秒突然暴怒,讓人很莫名、無所適從。

經歷過這些,再不覺醒,我想神仙也難救。幸好,我的牛脾氣還有一絲絲理性,聽進去好友的一句話。除此之外,雖然我很鐵齒、也沒有宗教信仰,但生活經驗中許多事,讓我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Olga 是一個交往過的渣男的好友的老婆。跟渣男分手後,他的朋友,在路上見到我都裝作不認識。只有她,在我還沒有什麼朋友的時候,雖然有小孩、很忙,卻一直跟我保持聯絡,還常約我去她家。那時,她最常跟我說的一句話是:「我相信老天爺要妳來安道爾,一定有祂的安排。」當時我覺得,安道爾生活如此單純,上班下班,做飯吃飯睡覺,能有什麼事發生?但我還是抱著一絲希望。

回台灣時,有天逛書店時,看到一本書《7週遇見對的人:發現真愛的吸引力法則召喚真愛的49堂練習》(絕對沒有收回扣),我通常不會買這類的書,而且強烈懷疑在安道爾7週能找到真愛????但死馬當活馬醫,反正在安道爾時間多,試試無妨。

回到安道爾之後,我開始認真地反省我的兩性關係,並且每天跟著這本書做練習。慢慢地,我發現這本書裡的練習,加深了對自我的了解,且重新建立了對自己的信心,雖然有幾篇跟上帝(我自己改成老天爺)有關,但沒有很宗教。做完之後,我深刻體認到,自己在許多次的交往中,把「自我」變得很小,而且,或許是獨自身在異鄉的緣故,變得比較依賴、沒自信。最重要的是,我變得比較豁達,不再像之前逢人就不斷抱怨,抱怨安道爾生活、安道爾人和安道爾男人。

有一天,我在閨蜜家聊天,那時她開始跟一個男生交往不久,於是話題都圍繞在dating 上。說著說著,熱心的她,覺得我不能一直單身,開始一個一個分析起我們認識的男生。講到魚先生時,她突然眼睛一亮,接著問我「妳覺得他如何?」

「他?他比我小耶!而且我一般只跟他打招呼,從來沒多聊,很不熟。」

「我跟他聊過,覺得他很成熟穩重,而且我覺得他適合/喜歡亞洲女生。」

「喜歡亞洲女生?妳沒搞錯吧,他從來也沒對我表示有興趣。」

真的啦!妳要不要試試?」

「試?怎麼試?我們生活圈又沒交集。」

「我來約他來我家聊天。」

「他會願意來跟兩個女生聊天?」

照往例,對於不主動的男人,我一定拒絕,而且,魚先生外型不是我的菜,我喜歡高瘦斯文型,而魚先生沒有很高,屬於運動、結實型。但「修行」之後,我採取開放的態度,便答應了。巧的是,魚先生也答應前來赴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