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道爾首都的最高峰!

初到安道爾時,華人非常少,除了一對開中國餐廳的夫婦(也是安道爾唯一一家較正宗的中國菜,其他的都是外國人開的,非常難吃。),我從來沒遇過其他住在這裡的華人。範圍若擴大到亞洲,和台灣早期一樣,這裡蠻多菲律賓幫傭,只是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雇主家,不太會在外面走動。這個小山國裡,到過亞洲的人不多,因此,我走在路上,常會像稀有動物般,被行「注目禮」。一開始覺得怪怪的,後來,把自己當成是Super Star後,也習慣了。

我和魚先生相遇之後,他沒有特意約我或跟我聯絡。我呢?對於不主動的男生,就算對方是極品,也不會有任何作為。所以,我們繼續各過各的,當朋友們相約攀岩,或是吃飯、野餐、烤肉….等團體活動時才會見面。碰面時也僅止於普通朋友的寒暄,互相update 一下近況,再普通也不過。

搬到安道爾之前,我住在巴黎。在巴黎,五官端正的亞洲女生,要遇到人不難,只是,對方的素質許多都是一言難盡。(我在巴黎遇過的渣男,應該能寫成半本書。)在安道爾遇到人的機會也很多,畢竟物(亞洲人)以稀為貴。不過有了巴黎經驗,我採取小心翼翼的態度,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再遇到渣男。只是,鴨蛋再密也有縫,還是讓我遇上了!

渣男A是朋友的朋友,因為這個朋友人非常好,海派又熱心助人,來安道爾10幾年了,大家都很信賴他。因為渣男是他的朋友,降低了我的防衛心,俗話說物以類聚,但不見得百分之百。他是標準我們印象中的義大利型男,高高瘦瘦,濃密的捲髮、有點鬍渣加上深邃的輪廓,外型真的是沒得挑,走在路上回頭率幾乎百分之百。

我對帥哥通常敬而遠之,總覺得我們又不是特級美女,人家哪看得上?加上,帥哥通常跟花心脫不了關係,我不想惹一身腥。不過這位帥哥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不會很明顯的主動追求,但每次聚會,總會若有似無的向妳放電,(後來據好朋友說,其實不只若有似無,大家都看出來了。)找機會跟妳話家常,慢慢拉近彼此的距離。有天,他約我單獨去吃飯,我答應了。看到他的車,我故作鎮靜,但心裏很傻眼。車子舊不打緊,車身「咪咪貓貓」,乘客的車門還壞掉,只能從裡面開,三十幾歲的人開這種車,如果不是一窮二白,真的蠻怪的!

吃飯的時候,他說了一堆「當年勇」。在西班牙從事石油工作,賺了多少又多少,但後來石油業沒落……。人生起起伏伏很正常,但他說話的語氣,就是那種「世界對不起我」的感覺,頻頻抱怨。加上他敘述的成長過程也很八點檔,爸爸他不想提,媽媽早逝,只留下他跟妹妹,親戚也不幫忙……,那時我心想,他真的有點怪,吃完這頓就算了,還是不要繼續。

幸好他也沒有死纏爛打,後來約我幾次,被我推辭,就沒再煩我。我們朋友的聚會,他也不常參加。直到有一天,一個女性朋友問我,ㄟ,妳是不是認識那個男的?他真的是個魯蛇耶,她接著說。原來,他們有過一腿(安道爾真是小小世界),隔天早上,她拿錢請他去買牙刷,他老兄居然「順便」買了XX套。她說完笑到不行,怎麼有人窮到這樣XXXXD

阿彌陀佛,幸好我平時有做好事,老天保佑,沒有昏頭。

渣男B,也是朋友的朋友,但他們彼此也不是很熟,我們在朋友搬家的Housewarming 喬遷派對遇到。這群朋友是在安道爾學校教英文的美國或英國人,年紀都蠻小的,大學/研究所剛畢業。這種活動,壓根不覺得會遇到什麼對象,那天我純粹只想去亮個相交差,完全沒打扮,換上還能見人的衣服就去了。(安道爾人穿著很不時尚,大多是運動休閒風,所以我向下沈淪時會跟當地人一樣,隨便穿穿就出門了。)

到了朋友家,發現除了社會新鮮人之外,有個年紀相仿的安道爾人。我猜想可能是某人的男朋友,打了招呼之後,也沒再特別注意他。後來大家圍坐在客廳聊天,他跑來坐在我旁邊,開始新朋友的對話,從哪來,為何會到安道爾…..等。原來他不是某人的男朋友,是在健身房認識這群外國人。他在安道爾開公司,曾經到美國短暫念過書,所以我們有類似的背景,有點話題可以聊。跟很多安道爾人一樣,非常熱愛運動(鐵人三項、越野賽跑、滑雪….)和健身,幾乎天天上健身房,據他說,這也是他消除壓力的方法。

安道爾的社會,有個隱性階級制度。一個當地朋友跟我說過,在安道爾交朋友,尤其是找對象,本身的條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的家族姓氏。聽起來就像我們舊時門當戶對的觀念,當時的我覺得,一來,我是外國人,就算安道爾總理站在我面前,我也不認識,對我來說不重要;二來,都已經幾世紀了,還有這種事?因此沒放在心上,後來才發現,他說的是真的。渣男B因為事業有成,所以來往的都是政、商名流。有次我們在一家很普通的連鎖餐廳吃東西,席間有兩個人過來跟他打招呼,他們走後,他說,那兩位是某某部長。我只是應付一下點點頭,對我來說,這真的一點兒都不重要。

不過話說回來,對渣男B是有點好感的,因為我們聊得來,他對我在安道爾發生的鳥事,也很能理解。但他有一點讓我感覺奇怪,雖然有約我出去,但並沒有明顯的表示,而且只約一到四,週末不約。加上他的臉書很多東西看不到,讓我一直很懷疑,他在搞什麼鬼。接連兩個週末如此,根據以往的經驗,必定有鬼。於是我在第二個星期後主動說,不用再約了,就這樣吧。為此,他又特地約我,跟我解釋說,不是他不喜歡我,而是因為我是外國人,如果將來有一天我要離開安道爾,那他要怎麼辦??雖然做不成男女朋友,我們還是能當朋友,我有困難時,他一定會幫我blablabla……。他不說還好,說了我更是一肚子火。第一,我有朋友,如果真需要幫忙,也不用找他。第二,他眼睛是瞎了嗎?哪隻眼睛看不出來我是外國人?還是那天我穿的太「安道爾style」,讓他誤會了?現在用這種爛理由搪塞,也太low了吧?

過沒多久,我輾轉得知,他跟一個大學剛畢業(差了十幾歲),安道爾富二代在一起。不是說要找個年紀差不多,能結婚的對象嗎?原來,家族對某些人來說,真的如此重要。畢竟,「富+富」不只會得正,還有更有錢、更有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