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Ferrata 鐵索攀岩

我還清楚的記得,那是一個慶祝Saint Patrick’s Day 聖派翠克節(愛爾蘭節日)的晚餐,會場在山裡的一間小飯店。進到飯店,正左顧右盼尋找指示牌時,一對年紀蠻大的夫婦,對我投以好奇的眼光,我順勢開口問,沒想到他們也是來參加這個活動,非常熱情地邀請我跟他們同桌。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到關鍵字「年紀蠻大」?沒錯,進到會場,放眼望去都是老先生老太太,平均年齡至少有60歲(Orz……我那時真的有嚇傻)。因為安道爾幾乎免稅,環境天然無污染,生活品質高,因此吸引許多有錢的退休族,到這裡養老。這些人有錢有閒,所以成立了這個俱樂部, 一起吃飯、運動、辦節日慶祝活動……聯絡感情,跟我的想像差了十萬八千里!(但人家也沒有騙,真的是International Club)

既來之則安之,我一向很有老人緣,整頓飯吃下來,大家相談甚歡,離開之前,那對老夫婦居然邀請我週末參加他們的生日派對!( os另一個都是老人的活動)那時我沒魚蝦也好,而且老人們對年輕的新面孔很熱情,加上只吃了一頓飯人家就願意邀請,也算是榮幸,於是我爽快的答應了。

幸好我那時沒拒絕,才會有魚先生的出現。

住在安道爾的老人們,個個都是見過大世面、事業有成,世界各地都置產,我也樂得跟在他們身邊見識。他們知道我一直混在老人堆裡不好,積極地幫我介紹年輕一點的朋友。就這樣,年齡層慢慢降低,最後終於遇到跟我年紀相仿、一群有國際觀的安道爾人。

上篇提到傳統安道爾人封閉保守,所以我根本不奢望交到安道爾朋友。但這群朋友愛旅行,很想練習英文,也願意教我一些西班牙文,更重要的是,他們原本就是一群,居然願意讓我這個外國人加入,讓我受寵若驚。

交朋友就像漣漪一樣,起了頭,慢慢會擴散,重點就在於「起頭」。在國外,真的要費心費力參加很多活動。參加了,不見得會遇到合拍的人;但不參加,就鐵定沒機會。許多時候,得放下偏見/成見,改變自己的想法才行。

舉例來說,我不是愛戶外活動的人,在台灣偶爾游游泳、上健身房,已經是我的極限。但在安道爾,夏天週末如果不是像當地人,星期五下班衝西班牙海灘,真的沒啥事可做。有一天,有人提議週末要去Via Ferrata (鐵索攀岩),我搞不清楚那是什麼,只知道不怕高就沒關係,秉持著凡事都要試的理念,我跟著去了,也是在這次活動中,遇見魚先生。

Via Ferrata 是順著已經固定在岩石上的鐵梯,向上攀爬的活動,不需要有運動細胞,入門難度的路線,連小孩都能爬。我們一行近10個人,有經驗的朋友講解完之後出發。向上爬時跟前後的人要保持安全距離,所以等於是自己面對著岩石。剛開始爬時,有點ㄘㄨㄚˋ,習慣之後,偶爾回頭向下望,看見不同視角的美景,很療癒。

 

 

魚先生和我沒有排在前後,所以向上爬的過程根本沒說到話。等到攻頂、吃完三明治,慢慢往下走時,我才注意到他走在我附近。不記得是誰先開口,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來。

新朋友的談話內容,不外乎是從哪裡來?在這裡多久?為何來到這裡?印象最深的是,他說他喜歡海,最大的夢想是能在海邊的城市工作。聽到這裡,我還笑他,居然來到完全不靠海,都是山的安道爾!但這也沒辦法,大家都是逐工作而居。他比我早幾個月到這裡,對這裡一樣都不是很習慣,一樣不希望永遠待在安道爾,卻也不知道何時有機會離開。跟他說話時,能感覺他對我有點興趣(女人的第六感,而且我的第六感神準,有時候也很不想有這種能力),但又不是很明顯(魚先生後來坦承,他從不窮追猛打),加上他年紀比我小,於是我也沒有想太多,只覺得認識了一個新朋友。

下山之後他主動給我他的聯繫方式,幾個人一起去喝啤酒,之後大家鳥獸散。之後魚先生應該要打給我,約我吃飯,對吧?但他就說不窮追猛打了,所以,別說打電話,連簡訊都沒有!!!不過,本姑娘也不是沒行情,所以我壓根兒也沒放在心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aveling piano 的頭像
traveling piano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