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google圖片

 

空蕩蕩的舞台,只有一個譜架孤單的立在台上。他,用一把長笛,征服了所有人的心。

早已耳聞,柏林愛樂長笛首席帕胡德Emmanuel Pahud黃金長笛的魅力,昨晚親臨現場,完全被他懾服。整場音樂會沒有中場休息,無伴奏的長笛曲目,完全沒有冷場。演奏的曲目是兩個極端,巴洛克時期泰雷曼Telemann12首長笛幻想曲,和法國現代作曲家朱利維Jolivet:五咒,但如此特殊的組合,絲毫沒有一點衝突。

演奏泰爾曼時,帕胡德多變的音色,近乎完美的技巧和音樂詮釋,重現巴洛克時期對位音樂的特色,稍一閃神,你會忘記現場只有一把長笛,產生室內樂的錯覺。而在朱利維的現代作品中,帕胡德展現高超的技巧,完美的泛音、弱音和花舌,整個肢體動作完全融入音樂中,突破現代音樂普遍不討好的障礙,就算不聽音樂,光是觀看他的演奏,也是一種享受。那種自然投入、非刻意營造討好的動作,專屬於他的舞台魅力,只要他一拿起長笛,整個觀眾的心就跟著音樂起伏,跟著他一起呼吸。

最讓我佩服的是,整場八十幾分鐘的音樂會,他完全沒有下台休息,面對觀眾,他非常自在的演奏、休息、喝水,一個人獨撐大樑,真的是天生的演奏家。而可惜的是,這麼好的音樂會,票房卻很差,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今晚即將演出的柏林愛樂,這也是我們藝文界的痛,只要沒有媒體配合宣傳,票房通常都不怎樣。想起我在美國念書時,只是學校的樂團和合唱團演出,觀眾席就有八成滿,政府在花好幾億打造百年夢想家時,何不想想如何提升我們的藝文欣賞風氣?這才是真正提升國民素質的根本之道。

, , ,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