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20986.JPG

今天要離開布達佩斯回巴黎去,趁著天氣好,起個大早再到多瑙河沿岸去走走,好好地跟這個城市道別。

流浪了二十天,想到要回到巴黎暫時的家,心情就很好,加上前幾天在網路上遇到Alex,他居然自告奮勇要到機場接我,當下只差沒跪下感謝老天。除了在台灣的機場接送服務外,在國外根本不敢肖想有人 "接機" 這種好康的事,之前想到要背著大背包,小背包,手上可能還提著 "歐米亞給"  搭機場電車,轉RER到巴黎市區,再搭地鐵就頭大,尤其機場很搶錢,一小段電車 (兩站) 貴得要命,不坐又不行,如今有人要來接,這些麻煩都可以省下來,令我非常開心!

說到和Alex 認識的原因,其實也很神奇。那時我一個人在捷克旅行,從布拉格要搭巴士到南部的小鎮 Czesky Krumlov,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亞裔的澳洲女生,她知道我會說法文,很興奮地說上車前遇到一個法國男生,一下車就拉著我去找他,因為她的緣故,認識了Alex,我們一行三人,一起走了一小段旅程,也因此成了好友。

在機場見到他,好高興,忍不住給他一的大大的擁抱,我原本以為他只是要接我回巴黎,沒想到,他問我今晚有什麼計畫,我說,要去火車站預定去Amsterdam 的火車票,除此之外,沒有特別的計畫。於是我們先回他在凡爾賽的家,上網看一下訂票的事,順便和他女友一起來個aperatif (法國人的習慣,六七點時先吃點小東西配酒,所以晚餐當然就等到八九點),之後,先帶我到火車站訂票,再請我去一家賣道地法國菜的餐廳吃飯。 為了要讓我嘗嘗法國的國菜,還點了鍋牛當前菜,一頓飯吃下來,當然又是幾個小時,之後再開車送我回巴黎,因為路不熟又迷了一點路,到巴黎已經過11點了,不知道他們回到家是幾點?

一路上,坐在後座的我,看著我的朋友Alex 和他的女友,他們都是很普通的人,不有錢,開的是二手車,(在路上,他女友還開玩笑的跟我說,"喔! 忘了跟你說,之前煞車有問題,是Alex 自己修的" ) 高瘦光頭的Alex,帶點工程師的奇特,笑聲很特別,聽起來有點呆呆的,如果用亞洲常見以貌取人的眼光來看,他絕對不是個 somebody, 更不是個在浪漫法國幻想遇見的帥哥,但是他會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誠心誠意的對待朋友。對我而言,這比那些注重外表,自以為風流,只能一起享樂,無法一起患難的人,要好上幾百倍。

而我何其幸運,常常會在旅行的途中,遇見這樣的朋友,也許是喜愛旅行的人,都有這樣的特質。從他們的身上,我看見不同於物質的人的價值,看見對生活,生命的熱情。

這些旅人,成了我旅行回憶的一部分,也是我生命記憶中的一部分!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