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被溜進房間的陽光叫醒。好久沒有睡在這麼舒服的床上了,連凌晨三點開始的晨禱,都沒有把我吵醒。

梳洗過後,到中庭享用摩洛哥式早餐。一走下樓便看見你,獨自一人邊看書邊喝著咖啡,我不假思索地往你走去。

「睡得好嗎?」

「這是我到摩洛哥以來睡得最好的一晚了!」

「今天有什麼計畫?」

「隨意逛逛吧!」其實是,經過沙漠三天的洗禮和十幾個小時的巴士,我還沒力氣認真計畫在菲斯的行程。

「我今天剛好事情不多,如果你可以等我一會兒,我可以帶你逛逛。」有當地人帶路總比自己一個人亂逛好多了,只是,你真的那麼巧剛好有空???

 

你交代管家一些瑣事,帶了兩瓶水,我們就出發了。跟著你穿過迷宮般的舊城巷弄,你一路跟我介紹舊城的歷史,或是經過某一家時說「這間Dart 有上百年的歷史」,我津津有味的聽著。我們一路來到猶太人的墓園,你告訴我你有猶太血統;經過戒備森嚴到連照張像都不行的摩洛哥皇室行宮;還有館藏豐富的菲斯博物館;最後來到我的最愛--市場。我指著攤位上沒看過的東西問東問西,你笑著說,我像小孩子一樣。回程的路上,我很努力的想記住到riad的路,生怕哪一天又回不了家。

你說,「有我在,我會找到你的。」

 

 

回到riad稍事休息,你忙著處理大小瑣事,還不忘差人送來一壺薄荷茶和零嘴,茶壺很重,是一只精雕細琢的銀製茶壺,裡面的薄荷茶味道非常濃郁,我很喜歡薄荷茶的味道,只是摩洛哥嗜甜,甜點和茶都是甜死人不償命,我只能淺嘗。

「管家想知道,你今晚在這裡吃飯嗎?」

「我...我不知道,還沒想過這個問題。」

「舊城有一家很棒的餐廳,不然我們就在那吃飯好了!」

 

 

傍晚時分,我們開車來到城郊半山腰上。「以前這個地方是軍事要塞」從修復中的城門遺跡,可想見當時這地方應該是維護菲斯安全的重要基地。前方不遠處有一戶農家,我們就在田中央席地而坐,俯瞰菲斯舊城密密麻麻的建築交錯著狹小彎曲的巷弄。你問我我的工作和生活,為何會一個人來到這?我問你你將來的計畫和你的生活。就這樣,我們像朋友般的聊著,突然,我們之間的距離變得好近,彷彿本來就應該認識,而且是很久以前就開始,近到你轉過頭,雙手捧著我的臉,給我一個,溫柔中帶著憐惜的,吻。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