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拉!”身後突然傳來你的聲音,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我,開心的笑了。

 

從沙漠到城市,足足十二個小時,破舊顛簸的巴士,沒有空調和舒適的坐墊;溫度從炎熱的無袖上衣,下降到需要加件薄外套;窗外的景色,從黃沙一片,到像鹽一般的雪,再到綠油油的樹林,心情隨著天色漸暗,從原本的興奮期待,變成擔心焦急。距離原本說好的時間,已經晚了兩小時了,你,還會在嗎?

 

好不容易到了菲斯的長途巴士站,拿了行李,在車站裡裡外外到處尋找,如我所預期,沒有人。這下該怎麼辦?拿地址給站外排班司機,得到的回應都是搖頭,不知道民宿在哪,沒辦法,只好再試試已經沒電的手機。“喂,我是萊拉,我在車站.”話還沒說完,電話又斷了,再也打不開了。“他會知道是哪個車站嗎?要再打電話嗎?”好不容易找到公共電話,卻看不到投幣孔,身旁的小弟比手畫腳,想要帶我去買電話卡,雖然心裡猶豫,但為了打電話,還是跟著走了。鑽過人群,走上往二樓的階梯,“萊拉!”聽到你的聲音,像要溺死的人突然抓到一根木頭,我知道,我可以放心了。

 

你接過我的背包,上了車,抵達民宿前,又走了一段沒有任何記號的彎曲小巷,我笑說我一定會迷路,你說你可以當我的嚮導;這幾天來一個人到處闖蕩,聽到這句話格外溫馨。民宿外面毫不起眼,門裡卻別有洞天。摩洛哥式的色彩和建築,馬賽克的拼貼,充滿異國情調的裝飾,“這些都是我設計的。”原來你是個設計師,往來法國和摩洛哥之間,經營民宿是自己的理想和對家鄉的綣戀,在頂樓的露台上,我們從我的旅行聊到你的理想,你的眼神,彷彿像是和老朋友說話一般自然,像是我們很久很久以前就該認識,自然到我下意識找了個藉口拒絕你晚餐的邀請,匆匆躲回房間。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