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子和直希是幼稚園同學,我還清楚記得他們第一天來找我的情形。首先,身為日本人,要先行個大禮,向我問好,不過小孩子畢竟是小孩,一看到平台鋼琴,在媽媽們還來不及阻止前,就已經坐上去,敲敲彈彈的。他們的媽媽其實是先來看看我的教室順便詢問學費和可以上課的時間,我們閒聊了一會兒,媽媽們表示要看學校的時間再考慮,就帶著兩個小朋友離開了。不到一分鐘,我聽見兩個小朋友嘰哩呱啦的說著日文,媽媽們帶著他們回來了,原來是小朋友們意志堅定的表示要學鋼琴,敲定時間後,兩個小朋友才心滿意足的離開。這是我對他們的第一印象,兩個有禮貌又可愛的日本小孩。

我們第一個遇到的問題,是要用何種語言溝通?由於他們的父母親希望他們學中文,所以他們上一般的幼稚園,但幼稚園的中文程度畢竟還是有限,而我的日文更不足以用來教學;幸好其中一個媽媽的中文還不錯,所以我們還是用中文上課,媽媽們在一旁旁聽順便充當翻譯。天真的他們,會呱啦呱啦跟我說學校的事,有時用中文,有時用日文;當我表示聽不懂時,他們會向媽媽求救,媽媽們就會解釋給我聽,對他們來說,我是老師,不論我的日文程度如何,他們都一樣尊重我,尤其當我彈他們喜歡的曲子時,那種崇拜的眼神,讓我覺得當他們的老師也是一種榮幸。

在這段時間,我深刻體會到日本尊師重道的文化,日本媽媽們在這方面的教育非常成功,語言的隔閡絲毫沒有影響他們對我的尊重,每次來上課一定會先鞠躬向我問好,拿學費給我時永遠都是雙手奉上外加一句謝謝,上課時幾乎都說中文,我交代的功課他們一定會做好,如果這星期我說練習不夠,下星期一定是完美演出;每次他們回日本度假,一定會記得帶份禮物給我。在我們一片西化聲浪,尊師重道幾乎消失殆盡的台灣,我在這些日本人身上看到對於傳統文化的堅持;我相信,就是這種堅持,讓日本這個國家能夠獨豎一格並與歐美大國競爭。

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日本人對小孩的磨練。直希是獨生子,小男生活潑好動是天生的,有時連玲子都會糾正他的行為,而他媽媽對他的活潑採取包容但不溺愛的態度。有一次,直希為了拿東西撞到頭,力道之大,連在廚房的媽媽都聽見了,但她卻沒有馬上衝到客廳來,只見直希抱著頭,痛苦的窩在沙發上忍住不哭,但真的太痛了,他還是哭了起來,這時媽媽才過來看發生了什麼事,了解狀況後,她一邊摸著直希的頭一邊說:好了,沒事。我在旁邊目睹一切經過,跟他媽媽說他應該很痛,猜他媽媽回了什麼?「他是很笨」。當時我真的愣住了,一方面佩服日本小孩的耐力,那種力道,換了台灣小孩應該就號啕大哭,耍脾氣不上課,另一方面對媽媽冷靜的態度印象深刻。我想就是因為媽媽的冷靜,才會有不胡鬧的小孩。直希啜泣了一會兒,擦乾眼淚就坐上鋼琴繼續上課。我心疼的問他還痛不痛,他很勇敢的跟我說:不痛。

這就是日本教育:堅毅、勇敢、尊師重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琵雅諾de歐洲居遊

traveling 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飛熊
  • 日本人的根性 原來從小就有了
    真厲害!!
    台灣現在尊師重道都已經不小得哪裡去了
    家長也變的怪怪的
    追求美式的結果 最後就是 亂
    我在美國 看到的孩子
    真的都很沒規矩
  • 真的!每個國家都有其文化背景,學來的並不一定適用啊!

    traveling piano 於 2013/03/10 07: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